幸运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人民网  白真智  厉姣

2019年08月21日15:18  来源:
 

2019年5月,周文港(中)出席福建数字中国活动时摄

8月16日上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香港岭南大学潘苏通沪港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周文港接受了人民网强国论坛的电话采访。他告诉记者,香港近期的乱局虽然是政治事件,但背后有许多经济原因,其中最主要的一点是,香港年轻人收入偏低、向上流动困难、“尼特族”(指非在职、不在学或不在培训的青年,英语全称 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简称NEET))群体正在增加,不利社会发展。在采访中,周文港从土地及房屋供应、创新创业、双职家庭、政策解释四个方面分析了造成此次香港乱局的经济原因,并提出了对策建议。

此次乱局对香港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零售行业遭重创,香港机场名利皆失。香港是一个旅游天堂,零售对香港经济的贡献是非常大的。香港政府统计处最新数据显示,零售业6月总销货价值为352亿港币按年下跌6.7%,扣除期间价格变动后,则按年下跌了7.6%。部分行业甚至遭受了双位数的跌幅。

数据显示,2018年,整体进出口空运货值为37,000亿港币,平均每日货值为101.6亿港币。由于黑衣人的占领,机场两天都受到了影响,估计空运货值损失至少达101.6亿港币。香港是亚洲的空运中心之一,因此,这不只是数字上的损失,更是国际上对香港空运形象、信誉的一种打击,是对香港最严重的影响之一。

此次乱局背后的经济原因是什么?

这次事件是一次政治事件,但不能排除有一些经济原因,我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香港年轻人的教育程度提高了,但是收入不升反跌,出现在职贫穷的现象。根据数据对比70后的工资,80后的工资不升反跌,他们的压力很大。比如说,当年可能就是做个普通的大专生,也会有上万块的工资。但是如果他读完了大学后,背负着沉重的学生贷款等压力,不读大学工资可能会更高。因此,香港年轻人心里有一种失望、失落,甚至于一种叛逆的心理。

第二,产业基础狭窄,垄断情况普遍,青年向上流动变得困难。香港的很多民意调查都反映香港年轻人认为自己的事业发展机会比上一代父母要差很多,而且他们认为社会给他们的发展机会不够。向上流动变得困难,影响他们对整个社会的观感。可以说,香港现在在经济上出现了一个结构性的问题。而且从之前的“占中”到现在已经四、五年了,情况也没有明显的转变。

第三,香港“尼特族”群体正在增加,不利社会发展。香港最暴力的那一群年轻人,往往就是“尼特族”。他们常常觉得社会给的资源不够,或者觉得被遗弃。2015年,香港尼特族人数达5.34万人,占整个青年人口的6.7%。如果这五万多人长期处在一个与社会割裂的状态,对整个社会是一种危险。

他们现在可能是对社会最不满的一个群体,他们现在被煽动、被利用,这是非常可惜的。我们要找方法去纾解他们、去解决问题。

有声音说,内地多年来对香港打的都是“经济牌”,这对年轻一代已经无效了,您怎么看?

内地对香港的支持是全方位的。内地对香港的支持是非常多的,除了在香港《基本法》内所规定的中央对香港的国防和外交上拥有管辖权支持以外,香港加入东盟自贸区、至少有两个香港知名人士成为中国在国际组织的重要代表,以及促进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方面,内地都给了香港很多助力。

“经济牌”在港实际效果如何?2003年SARS之后,自由行来港为香港旅游、零售、房地产等带来了不少好处。但是这些好处,由相关大企业及出租商场的业主得益,不涉及相关行业的民众受益不多,甚至生活成本有所提升,所以 “自由行”红利不是普惠的;同时,也有一些人来钻空子营利,尤其是那些“水货客”,令香港一般市民吃不消甚至反感。这方面,跟香港特区政府的管理不到位有关。

香港实施“代议政制”,一些政客为了争取选民,体现自己作为“本土派议员”的价值,有意识夸大香港和内地的一些经济合作可能给香港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并且通过一系列政治操作,如在港深边境的上水区、屯门区等不断举行反对内地游客的示威等,促使这些意识抬头,今天在香港捣乱的那些人不少就是受此影响。

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应重视新媒体的宣传与利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原本就是要为香港的经济总量扩容,尤其是在市场和需求上;同时,也要利用香港的国际化和现代化经验促进广东以至整个南方的进一步发展。但是,香港一部分反对派人士却形容《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就是为了取消“一国两制”、使内地和香港经济一体化而来,甚至“妖魔化”《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宣称这会让香港青年人的利益受到损害。可以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经济的单一问题,而更是与香港特区政府对新媒体的利用跟不上形势变化有关。同时,相关法例对诽谤及发放虚假消息的监管亦跟不上形势发展,导致弊端丛生。

为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香港经济应该做哪些调整?

第一,香港肯定需要增加土地和房屋供应,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我们有句话说土地与房屋是“万物之源”、也是“万业之本”,如果这方面供应长期受到压缩,或者集中在某几个大企业手中,香港经济难以好转。虽然这方面是最难而且阻力最大的,但是要解决香港经济上真正的深层次矛盾,还是要从这里入手。第二,进一步大力鼓励香港年轻人创新和创业发展。香港年轻人,尤其“尼特族”,他们在很多方面包括文化创意方面还是能展现出不错的能力。如果把能力发挥在创意创业的工作上,他们还是很有前途的。鼓励香港年轻人创新和创业发展,会令香港产业更加多元化,从而解决青年人向上流动动力不足的问题。第三,政策上增加对中产尤其是双职家庭的支援。双职家庭是指两夫妇同时需要全职工作的青年家庭,举个例子,香港医生,一般都是香港高考的尖子,可以说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读五年大学,毕业后,在公营医院里面工作,他们的工作压力很大,每天要工作15、16个小时。但是如果他们自己出来挂牌,租一个商场店铺来经营,可能赚30万,但要交10、20万的租金,盈利还要和商场业主分成,他们剩下没多少。个别香港中产阶级的医生,除了春节的年初一至三不开业以外,每天都工作,周末、晚上都工作。如果一个中产阶层到了日以继夜、夜以继日都无法过上生活比较安稳、得到充分休息的地步,我觉得这个社会真的出现了问题。而这种问题,就是租金压力和经营成本太大所造成。对中产尤其是双职家庭这方面的支援,在过去的多份行政长官《施政报告》都基本是没有的,香港特区政府需要转变这种观念,大力加强相关政策支持。第四,特区政府需要提升管治水平,做好更合时宜的政策解释工作。公道而论,中央和特区政府其实对香港社会尤其在社会福利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还是需要运用各种新媒体,用上更加接地气的渠道来密集解释政策,加强与市民沟通;而不是让反对派来抹黑、妖魔化。只有这样,特区政府的工作才能更好地见到成果,让“一国两制”趋向长期的繁荣稳定。

您想对黑衣人说些什么?

韩国和我们一样,受到贸易战的影响。韩国受到韩日贸易战的影响,而我们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我看到韩国青年学生非常爱国,他们谴责安倍晋三经济报复历史恩怨,更加组织行动来声讨国内的“亲日派”,让我非常感动。

我希望,可能一时受到一些西方媒体、假消息影响的香港年轻人,要有反思的能力和勇气,早日回头是岸,行之正道,携起手来一起把香港、把国家搞好。因为,你们就是香港和国家的未来;只有爱国家、爱香港、爱自己,珍惜羽毛,大家才会有未来。

延伸阅读:

香港教育专家黄锦良:怨恨源于国情教育在港有缺陷

(责编:崔泽昊、王喆)
关注人民网微信

地方领导留言板